深圳助孕2019

2021-03-03 12:04:04 来源:合肥晚报
民进党的两岸政策是其执政的一个软肋   中评社╱题:民进党两岸政策调整与2012年大选,作者:徐家勇(厦门),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研究生  进入2011年之后,关于2012年大选的话题在台湾逐渐显现。尤其是民进党在五都选举过后,认识到继续采用市长选举时的回避两岸政策、主打市政治理能力恐怕不容易取得2012年大选的胜利。蔡英文在选后抛出筹组智库研究两岸政策以期达成共识因应两岸交流带来的变化。而谢长廷则抛出所谓的“未来路线”,主张建立“反统一势力联盟”,结合“独派”和“维持现状派”壮大反马力量,增加2012年大选的胜算。(注1)  面对民进党来势汹汹的两岸政策调整的苗头,马英九也适时地表达他的看法,认为民进党无论两岸政策怎样调整,“九二共识”是两岸政策的基石,民进党不承认“九二共识”,就谈不上两岸政策的实质调整,那么假如民进党重返执政,蔡英文所谓的“延续前朝政策”就是一句空话。(注2)  马英九的一番话的确击中民进党两岸政策转型的要害,蔡英文马上出来否认有“九二共识”的存在,说“要她承认一个不存在的东西实在有困难”。蔡英文在2000年至2004年担任陈水扁当局的“陆委会主委”时就极力地否认“九二共识”的存在,所以今天要蔡英文回过头来承认“九二共识”的存在确实有困难。民进党又针对谢长廷的“未来政策”说法指出,谢的论述并未超出1999年“台湾前途决议文”的框架。综合这两件事情我们可以看出,民进党的两岸政策转型困境的症结点在于承认一个什么样的“中华民国”,实质上无论民进党怎样的修正两岸政策,其“台独”本质并未改变。  但是并不意味着这一波民进党两岸政策的调整不具有意义,它不仅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民进党由谁代表参选2012,而且如何调整也关系着民进党2012年大选的胜算,同时对于马英九和国民党的两岸政策未尝不是带来更多检验的压力。  关于“九二共识”的一些认识  “九二共识”作为现阶段两岸互信的基础,首先应该清楚“九二共识”是什么,然后再看民进党为什么不愿承认它的存在。所谓“九二共识”,即1992年海协会与海基会在香港会谈以及之后双方以函电往来方式达成两岸“各自以口头方式,表达海峡两岸均坚持一个中国原则的共识”。但是对于“一个中国“的政治意涵,双方各自认知并不相同。大陆对“九二共识”的认知是它体现了“一个中国”原则,至于“一个中国”的内涵主张暂不讨论。这就是为什么大陆不公开表达承认“一个中国,各自表述”的论述而只是默认,实际上在大陆看来是有所顾虑的。台湾所强调的“各自表述”隐含海峡两岸分裂现状,中国还是可以由“中华民国”所代表或者“中华民国”在台湾的存在作为一个独立的政治实体与大陆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有所区隔。“各自表述”论述既满足了传统国民党支持者对于“中华民国”的感情,又一部分满足了“台独”支持者、“维持现状派”凸显台湾与大陆是不同的独立的政治实体的想像。台湾“宪法”中的“中华民国”与实际台湾民众认知的“中华民国”由于“各自表述”而都找到了一部分诠释的空间。可能马英九本人所认知的“一中各表”是建立在对“中华民国宪法”的认知或者是一个中国的认知基础上,但是这并不能代表大部分的台湾民众都是这样的认知,也不能排除马英九要利用这样的模糊空间赢得更多的支持基础。  所以大陆在强调“九二共识”的内涵时,着重对于“一个中国”原则意义的体现,而如果公开声明承认“各自表述”会造成较大的困扰。一方面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已经得到绝大多数国家和国际社会的承认,而如果公开承认在台湾的“中华民国”也能代表中国不仅违反了大陆的宪法,而且意味着对中国共产党建立新中国和六十多年的发展历史所建构的史观造成冲击。尤其是今天海峡两岸的力量对比已经呈现绝对的悬殊状况下,要大陆公开承认“各自表述”有难度,但这并不反对事实上默认在台湾的“中华民国”有代表一部分中国的功能,这既是对台湾民众情感尊重的需要,也是两岸和国际政治存在的部分现实的需要。另一方面,大陆深知“各自表述”的后遗症较大,各方解读不一,而不能像“一个中国”原则在法理上具有较确定的共识。大陆所讲的“一个中国”和台湾从“中华民国宪法”上所规定的“一个中国”都是指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没有“两个中国”。只要台湾承认“中华民国宪法”,不论是“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就是‘中华民国’”还是“‘中华民国’的主权及于全中国而治权只及于台澎金马”等论调,不变的是两岸都是同属一个国家,而大陆也正是在这样的认知下认为台湾的主政者不是向“台独”的方向滑进,愿意恢复两岸两会的协商使两岸关系进入和平发展的轨道。而民进党从不承认有“九二共识”的存在,其中的关键之处在于它没有真正的认同台湾“宪法”意义上的“中华民国”。  民进党对于“中华民国”的认识  民进党对于“中华民国”的认识有一个变化的过程,自从1991年10月通过“台独”党纲之后,不承认“中华民国宪法”意义上的“中华民国”至今没有改变,特别是1999年“台湾前途决议文”对于“中华民国”有较为清楚的表述。《台湾前途决议文》宣称,台湾“事实上”已成为一个“主权独立的民主国家”,“其主权领域仅及于台澎金马与其附属岛屿,以及符合国际法规定之领海与邻接水域”。台湾“固然依目前‘宪法’称为‘中华民国’,但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互不隶属,既是历史事实,也是现实状态”。很显然,民进党所认识的“中华民国”只是“台独”的借壳上市,除了一个“中华民国”的名称以外,剩下的和“台湾共和国”没有区别。所以,民进党不承认“九二共识”的存在从反面可以证明“九二共识”的内涵中的“一个中国”,在台湾来讲至少是法理上的“中华民国宪法”所规定的一个中国。民进党不愿承认“九二共识”说明民进党的“台独”党纲与“九二共识”之间存在着不可调和的冲突矛盾。民进党两岸政策的转型没有“台独”党纲的修订,是不会有实质性的转变,其“台独”本质没有改变。民进党为什么不愿意修改“台独”党纲,已有许多的论述,有各种各样的原因,其背后的社会基础是其根本原因。  但是民进党对“中华民国”的认知并不意味着民进党在实际的运作甚至执政的过程中没有可操作的空间,“台湾前途决议文”、陈水扁当年提出的“新中间路线”等就是明显的例子。民进党在“台独”路线和执政绩效两者之间各个时期所强调的重点有所不同,而也正是因为台湾民众所关心的重点也会随着不同的时间而有不同,所以民进党仍有发展的空间。  民进党的两岸政策调整的矛盾性  在民进党的两岸政策调整的过程中,存在一个利益的权衡问题,即面对与大陆关系的改善赢得中间选民和既有的支持基础的取舍问题。如果一面倒的跟随国民党既有的两岸政策路线,放弃“台独”党纲,承认“一个中国”的路线,民进党预知会失去既有的“台独”势力的支持基础,会失去对台湾的未来前途持独立倾向的人群,甚至包括较多的认同台湾本土化和“台湾主体性”的群众,因此,大幅度的修改两岸政策将使民进党“党将不党”,这是任何民进党的 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目前看来也没有任何的勇气踏出这一步。过去在1990年代中后期有施明德和许信良担任党主席时提出一些如“大联合”、“大和解”,“大胆西进”等主张,但始终不能成为党内主流意识,而且个人的政治生命也告终结。